• <tr id='mgk79'><strong id='mgk79'></strong><small id='mgk79'></small><button id='mgk79'></button><li id='mgk79'><noscript id='mgk79'><big id='mgk79'></big><dt id='mgk7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gk79'><table id='mgk79'><blockquote id='mgk79'><tbody id='mgk7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gk79'></u><kbd id='mgk79'><kbd id='mgk79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mgk79'></dl>
    <span id='mgk79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mgk79'><strong id='mgk7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mgk79'><em id='mgk79'></em><td id='mgk79'><div id='mgk7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gk79'><big id='mgk79'><big id='mgk79'></big><legend id='mgk7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mgk79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 id='mgk79'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mgk79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mgk79'><div id='mgk79'><ins id='mgk7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山神廟魅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人成在线观看_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_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免费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大明萬歷年間,雲川縣接連發生兇殺事件。新任知縣況金輝到任這天,師爺石侃便把幾份案情報告擺在瞭他的案頭。況金輝見這位其貌不揚的中年人辦事幹練利索,不由得朝他多看瞭幾眼。臨走,特意送他出瞭門。

            幾天後,本縣捕快韓彰來向他報告,城西水溝裡又發現瞭無名屍。況金輝派仵作去查驗,發現和前幾次一樣,死者又是無苦主的乞丐,全身無傷痕,不知何故死亡。經驗老到的捕快韓彰判斷,死者不是凍餓,也非疾病而亡,而是讓鐵砂掌風擊傷瞭內臟而死的。

            按常理死者無苦主,官府完全可以就地掩埋瞭事。然而況金輝卻認為接二連三死亡的乞丐,以及他們不平常的死因,絕非表面看上去這麼簡單。他讓韓彰帶捕快四處打探,可幾天下來,毫無線索,無奈之下,況金輝隻好向州衙告急,請求調派他的好友捕頭席平來縣協助。

            席平來雲川縣那天,況金輝把他請入自己的書房,為瞭讓他多瞭解情況,他特地又請來瞭師爺石侃。仨人在書房密議瞭半天,最後決定暫不管這些已死的乞丐,先從街上活著的乞丐著手。席平認為死者生前肯定還有熟識的同行,找到這些活著的人,便能找到破案的缺口,繼而抓住兇手。

            傍晚時分,況金輝獨自在書房等候席平,一名衣衫襤褸的老乞丐悄沒聲息地摸瞭進來。況金輝吃瞭一驚,這是雲川縣衙,哪來的乞丐,他是怎麼進來的?剛要喊人,老乞丐哈哈一笑,手一抹露出瞭本來面目。易瞭容的席平直接從街上回來進瞭他的書房。況金輝看到席平臉露喜色,心知事情有瞭眉目,急忙命人擺上酒菜,又讓人請來瞭師爺石侃,仨人邊喝酒邊聊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畢竟是老捕頭瞭,半天時間,席平就把無名屍的來龍去脈查清楚瞭。原來連日來夜裡暴冷,街上能避寒冷的地方不多,城東後山上的山神廟便成瞭最佳去處。有認得無名屍體的乞丐告訴席平,死者正是他們早些天留宿山神廟的同伴。看來死在山神廟的乞丐,是被人故意拋屍城西水溝的。

            都說同行嫉妒,死去的乞丐會不會是丐幫內訌,為瞭搶地盤,對方雇人殺死瞭同行。要弄清楚其中的內幕,眼下隻有夜探山神廟,搞清是誰殺死瞭這些無辜的乞丐。按席平的意思,事不宜遲,當晚就要上山一探究竟。然而此言一出,便被師爺好心勸阻瞭。席捕頭連日辛苦,休息一宿,明晚去不遲。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朔風凜冽,滿街落葉,沿街有些店鋪已早早關瞭門,雲川縣的百姓正忙著準備迎接大年的到來。

            滿身酸臭,衣衫襤褸的席平,站在縣衙的後門向況金輝道別。眼看新年將至,看到好友這身打扮,此行又兇吉難料,況金輝心裡很不是滋味。他想安排幾個捕快與席平同行,被席平勸阻瞭。人多眼雜反而不好,他相信自己的武功,一般人絕非對手。

            城東後山,說白瞭就是座不起眼的小山。山上怪石嶙峋,高矮參差,山神廟就那麼似藏似露於亂石叢中。

            夜幕降臨時,席平走進瞭山神廟。由於年代久遠,整座廟早已破敗不堪,廟裡塵土寸厚,蛛網密佈。席平前前後後看瞭幾遍,除瞭廟側那棵大樟樹,綠蔭如蓋,周圍毫無一點生氣。山下有幾個乞丐朝山上走來,席平知道那是來此過夜的。抬眼瞅瞭瞅廟內,施展輕功,飛身上瞭山神廟的梁上。這裡正對山門,裡裡外外都看得清楚,累瞭還可以背靠大梁養養神,實在是個絕妙的安身之處。

            兩個乞丐進瞭廟門,各自拿出乞討來的食物,簡單落肚後,找個避風的角落各自安歇瞭。

            半夜時分,一個蒙面黑衣人進瞭山神廟。習武之人機敏異常。席平感覺有人進廟,從懷裡摸出枚金錢鏢,暗暗扣在掌中,靜靜地等著黑衣人下一步幹什麼。

            黑衣人走近乞丐,陡地一個轉身,雙掌連發,隨著一股強勁的掌風,睡夢中的乞丐頓時身亡。好功夫,可惜不走正道。席平內心惋惜道。他想看看接下來黑衣人如何處理這兩具屍體。豈料黑衣人朝四處環顧瞭一遍,沉聲道:上面的朋友,何不下來會會?

            席平在梁上笑道:你小子身手不錯,席某自然要會會你。話音剛落,手中的金錢鏢已激射而出,身子隨即也飄落地上。

            黑衣人聞風辨聲急躲,金錢鏢擦著他肩頭而過。出手便是暗器,不太地道吧。拔刀在手,朝席平劈面便剁。

            席平以劍相迎,嘴裡也不閑著。那要看是什麼人。對你這種濫殺無辜,喪盡天良之人,什麼手段都不為過。說話間,兩人已過瞭十餘招。借著門外的天光,席平發現對方手中不是武林中人常用的雁翎刀,有點像早年見過的倭寇慣用的彎刀,心頭一驚:這是什麼人?今晚不能放他走。

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黑衣人和席平交手,同樣心中也吃瞭一驚。公門中人一般武藝平平,而眼前這人手中的劍,宛若遊龍,上下翻飛,密不透風。心忖:這人不好對付,三十六計走為上。心念一動,身子緩緩朝廟門口移動。

            席平早年曾得到高人指點,聞名江湖的天山十三朵雪蓮劍術,使得出神入化。這會兒他見黑衣人想走,劍招一變,倏地使出十三朵雪蓮劍術中的絕招,密密的劍幕頓時罩住黑衣人。接下去黑衣人眼看不是束手就擒,便是命喪劍下,見勢不妙,揚手撒出一把銀針,一個縱躍,出瞭廟門。

            席平揮劍擊落銀針,緊追出去,哪裡還有半點人影。寂靜的山上,唯有那棵大樟樹,在夜風裡沙沙作響。席平狠狠地一跺腳,幾個縱躍下瞭山。